-alone-

『one second of yours,ten thousand years of mine.』
这边夏夏~

© -alone-
Powered by LOFTER

[YOI/勇维/勇利生贺]胜生勇利的一千零一个愿望

看了之后超幸福…太温柔了啊啊啊啊啊

K.550:

0


“这双冰鞋也穿不了啊……希望不要再长高了。”


 


1


“勇利今年生日的愿望是什么呢?”


“啊,我吗?我希望可以快点跳出阿克塞尔两周半。”


“……哎呀,感觉是爸爸和妈妈能够努力做到的范围之外呢。”


“诶?……对不起,我今天摔得有点多,感觉有点迷糊。呃啊,那,我可以养只狗吗?”


 


2


“为什么小维没有再长大呢?勇利房间里海报上和小维长得很像的狗明明很大只呀。”


“……爸爸,小维是玩具贵宾,不是巨型贵宾。”


“原来如此!”
“……是你当时买错了哦!”


“居然是这样啊!”


 


3


勇利是在一起训练的孩子中最早跳出3A的那一个。


如果你问他有什么感想,他会说:“要是摔倒在冰上的感觉像摔倒在棉花糖上一样就好了。”


事实上呢?


“又冷又硬又湿,还有各种刮痕,可能比摔在水泥地上要好一点吧,可是也只有一点啊。”


“话是这么说啦,”美奈子给记者倒了杯酒,“实际上那个孩子是最不怕摔的呢,我们有时候都会觉得,摔倒对他来说,只不过是一个需要再站起来的动作而已。”


 


4


“是的,勇利君的上冰练习时间比其他人都要长,”优子笑眯眯地,“只要受到打击就会过来一个人练习,他的步法是我们都羡慕不来的。”


“不过呢……”


“不过这也证明了,他真的很容易受到打击啊!所以,虽然这个请求很唐突,也很无礼,但是请一定要温柔地对待他,勇利君对温柔的人最没辙了。”


 


5


摔倒了,会哭吗?


“不会的。以前是很爱哭的孩子,”妈妈宽子说,“长大了就老是憋着,要哭也是偷偷哭,我和爸爸想啊,要是他当着谁的面哭出来了,大概就是真的非常信任的人了吧。”


胜生先生在看球中分出注意力来,“勇利吗?他当然希望自己不会再哭,可是有什么关系呢,”他笑得眯起眼,“哭泣也是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哟。”


 


6


“维克多?”


“孩子妈,勇利好像抱怨过希望维克多不要再随便为了小事就哭了。”


“啊,确实有这种事,不过总感觉那不是真的眼泪呢。”


“会互相对着哭是这两个人的秘密啊,”美奈子补充道,“不过现在已经是人尽皆知的地步了。顺带一提,大多时候维克多只是为了让勇利心软而已。这个男人还挺容易看穿的。”


美奈子打了个呵欠:“可是勇利就是会宠着他,年轻人啊,算了。”


 


7


“该走了,维克多,我是绝对不会穿着那个出门的。”


俄罗斯的冰上王子撅起嘴:“勇~~利~~~”
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
“勇利在这个时候最帅了哦。”


“请把嘴闭上。”


 


20


“好痛啊。”


小小的男孩摇摇晃晃地走向下山的楼梯。


“老是在优子面前摔倒,真丢脸啊……”他沮丧地说着,拖着步子走进花园里,“咦?哇啊!你是谁家的孩子?”


宽子闻声急急忙忙小跑出来:“勇利!”


“是客人的吗?”勇利坐在地上,抱着小小的贵宾,脸上沾满了口水。


他有点发懵,但也许猜到了真相,他的双眼亮起来,像海中倒映的月牙。


“是我们家的狗,”妈妈笑脸盈盈,“是爸爸去买回来的,勇利,给它起个名字吧。”


“维克多,”勇利马上说,“它叫维克多!”


 


21


“很少会看见他高兴成那样。”


“是啊,一连好几天抱着狗就不撒手。”


“偷偷和小维说很多话呢。”


“如果靠近去听,他会生气的。”


 


25


“维克多真的好美啊,”优子陶醉地说,“他做鲍步后仰的时候,简直像落在湖上的天鹅。”


她说完好一会儿,发现勇利并没有回答她。


这是怎么了呢?


勇利靠在墙上,正在把维克多最经典的后内点冰四周跳不断地拉回重放。


他沉默不语,双眼发亮,仿佛看见一颗星飞过,不敢瞬目。


“……勇利,想要做到吗?”优子面带微笑,轻轻地问他。


勇利忽然露出一丝迷茫,又旋即不见了踪影。


“嗯,”他清晰地咬着字,“我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

 


40


“还是触地了……”


“勇利——!真是了不起!!”


维克多眯着眼笑起来,俄罗斯人的面孔白如霜雪,一旦兴奋了,就会以灾难性的速度和面积,飞快染上红色。


“维克多,放开我啦。”


“很快就可以超越我了哦,勇利。”


 


41


维克多的眼睛里藏着星星。


——勇利一直这么认为。


被他看着的时候,有种被群星温柔注视的感觉。


这会让他觉得害羞、喜悦、手足无措,还有不知名状的勇敢。


如同漂浮在宇宙中,被羽毛包裹住心脏。


维克多的注目为他穿上了柔软却坚硬的盔甲,他终于再也不害怕去确定这件事情:


从少年起,就一直爱着的星辰,把目光投向了他。


 


55


“我、我会继续努力的,大奖赛只是个起点,剩下的——哇啊啊啊维克多!?”


“勇利是最好的啊。”


“……平昌再见的时候,我会让维克多感到惊讶的。”


“那我就期待着了哦!”


 


56


“但是勇利上赛季并没有去四大洲啊,不熟悉冰场要怎么办呀?”


“只参加过欧锦赛的俄罗斯人说什么呢。”


 


80


“勇利稍微有点分离焦虑,我们以前都很惊讶他居然会选择做运动员,这样要一次又一次地离开家里啊。”


美奈子笑了:“我觉得比起离开,他更像是去寻找让自己想要驻足的地方了。”


“美奈子小姐!”


“宽子,孩子都是会长大远去的,”美奈子放下酒杯,难得温柔地感慨,“抱歉啊,我们看着他从一个说话都不敢大声说、只会回答'我很好,没问题'的男孩,现在踏上了这样一条路,走上了花滑世界的巅峰……偶尔也会考虑到,那座山上面,是不是空气稀薄,风很大,而积雪又厚到难以行走的呢?他总是一个人走出家门,我们这些在背后看着的人,难免不会去担心这些事情。”


她和宽子对视了一眼,“不过我们都知道,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,而且他看上去,真的很高兴啊。”


 


99


“山的巅峰,当然会难以行走。”


维克多回头看了一眼,确认勇利仍在车上呼呼大睡,才放下心继续回答:


“作为日本国的选手,就和我们俄罗斯一样,天生就要经历最高强度的竞争。是的,不可能的,只要勇利走到了这里,他就一定有着很强的好胜心,命运啊,不会把毫无准备的人放到那个位置去,但是准备是否充分,又是另一回事。”


“冰场上变数那么大,有时候滑出第一步,就会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场恶战,嗯,勇利他呢,”维克多柔和地笑起来,有一些未知名的情绪在他眼底绽开,“可能踏出家门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会感觉到了,他太敏感了,心脏就像玻璃一样。”


“……是的,我比较难以感同身受,但是——”


“维克多?”


黑发的男孩趴在车窗上,惺忪迟钝地寻找着熟悉的影子。


“哎呀,不好意思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,勇利在找我了。”


 


100


“我的确,不会去恐惧他会害怕的东西。


但是他却让我找回了自己最想要的那份心情。”


 


101


“维克多,你都对记者说了什么啊?”


“……啊,我忘记把话说完了。”


 


102


@VictorN 引用了这条推特【速报!维克多专访:胜生选手的玻璃心?】


【当时在车上打盹的勇利睡醒了,忙着回酒店休息,没有把下文说完。


勇利的心虽然像玻璃,但是其珍贵的地方在于,它每破碎一次之后,并不是顺着纹路粘合起来,而是全部融化、重整、再塑造出一颗新的心脏。经历破碎,是它变得更强壮的原因。


这也是我喜欢勇利的原因之一哦;)】


 


178


希望比赛costume的设计更好看。


“感受到了很强烈的期待啊,”勇利捧着热可可,望着火车站的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海报,那上面选用的照片是他被放入中国杯官方台历的那一张,“呜哇,这套……”


“勇利,请你把这套costume和那条领带放在一起烧掉。”


“可是,南君好像很喜欢这一套,不如我送……”


“那就更要烧掉了^^”


 


200


“更少地注意我和维克多的私人生活,把目光放在我的节目上,不好吗?花样滑冰是那么美的运动,因为这份美丽,大家才聚集在这里,没有必要为了微不足道的旁事,抵消了这份因为美而汇聚的力量啊。”


 


209


同时,如果喜欢他的孩子们能够实际一点就好了。


勇利才刚刚踏入冰之城堡,孩子们就蜂拥而上,围着他大声嚷嚷。


“胜生前辈!胜生前辈!”


“四周跳!四——周——跳——!”


“好,好,”勇利无奈地说,“你们想看哪种?”


“Axel!”


“……那种事情人类还做不到哦。”


“我!我说!Lutz四周接Loop四周接Toe Loop四周!”


胜生选手接受杂志采访的时候说过:希望小朋友们能够把这些火星跳都清出脑子外,每次都被要求演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实在是太为难了。


“连维克多也做不到吗?”小朋友们明显很失望。


勇利想了想,“我不知道呢,你们可以用比较犯规的方法求他试试。”


刚走进冰场的维克多瞬间被一群小朋友们扑倒。


“真是的,勇利——!”


“抱歉了,维克多,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啊。”


 


249


“维克多?”勇利眨眨眼,笑道,“我也希望他没有弱点呢——事实上,他有很多弱点。”


“最致命的一个?那是去年盂兰盆节发现的。”


 


250


深夜两点,维克多发出了贯穿楼层的惨叫:“呜啊——”


“维克多?!是我啊!”


“勇利!你为什么要站在走廊上?”俄罗斯人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日本人身上,露出落水般可怜的神色。


“我在准备上厕所,突然看到外面月光很亮,就停下来站了一会儿,”勇利回过味来了,颇有些哭笑不得,“你真的这么害怕?那为什么还要和我们一起玩百物语*游戏?”


维克多发出一声呜咽似的悲鸣:“身为教练怎么能不参与选手的家乡游戏?我只是没想到你们说的故事都那么吓人……”


“拜托你,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勉强自己了。”


那天晚上,负责了最恐怖部分怪谈的勇利,不得不也负责了善后工作。


 


(*日本一种招鬼仪式游戏,点燃100支蜡烛,轮流讲述怪谈后吹灭灯芯,当所有蜡烛熄灭,鬼怪就会出现。)


 


333


“勇利吗?”维克多托着下巴,“嗯,他当然希望自己没有弱点了,但事实上,最致命的弱点你们都很清楚。”


“不致命的?不行,他的其他弱点虽然有很多,但这些只有我知道就够了。”


 


419


“上节目也会很紧张,可是比比赛好一点,因为比赛的话休息室是公用的,”维克多说,“呃,但是通常情况下,就算是在单独的化妆室里,如果放任他一个人,就会变成一场灾难。”


 


420


“维克多!”勇利猛地站起来,“我受不了了,我要走了,这个节目我不……”


维克多驾轻就熟地把手机放下,然后拉过自己的爱人,给了他一个五秒钟的吻,又被索取了一个三十秒的吻,还有一分钟的完全丧失理智时间。


 


499


“平昌奥运时同台对垒,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?”


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尽可能地不要和维克多出现在同一个赛事里,”胜生选手难得开了个玩笑,“这样的话太影响比赛了,我会完全注意不到其他人的。”


 


500


“……勇利!”


“啊,披集君,好久不见!”


“……你刚才在做采访的时候,并没有开玩笑吧。”


“并没有哦。”


 


555


“勇利。”


维克多伸出一根手指,戳中勇利光洁的额头,点得他稍微往后一仰。


“已经过了要刻意提P分的时候了吧,为什么那个吻还不是给我的?”


“就算过了,也还是要注意P分的啊。”勇利在心里吐了吐舌头,他是故意的。


“勇——利——”


“好了,适可而止,”勇利伸手拍了拍维克多的头顶,“等会给你。不会飞的那种。”


 


600


“冬天又过去了,”勇利看着冰雪消融的窗外,“这个赛季过得真快啊……维克多,不要闹了,快起来,现在都十二点了。”


他将窗帘拉开,然后又爬上床,去叫醒一个企图假装自己是冬眠棕熊的人类。


 


711


日本的自动贩售机在冬天会有限定的易拉罐装奶油玉米浓汤发售,那个是维克多在日本的最爱之一。


但是,每次都要在贩卖机买一大堆,真的很麻烦。


“为什么不自己试着做呢?”妈妈宽子问。


勇利仔细回忆了一下维克多平时热爱吃的各种垃圾食品,觉得母亲说的非常有道理。


后来,维克多再也没有被允许踏入7-11购买任何速食食品。


 


763


夏天则是祭典的季节。


维克多喜欢热闹、烟火、苹果糖和鲷鱼烧,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
他出身于常年冰封的俄罗斯,却有小火慢炖一般的温柔脾性,既可以融入夏天的碧海柔浪,也能够成为旧雪中升起的第一支玫瑰。


而勇利希望这点永远不变。


 


801


他们受邀参加今年的The Ice冰上祭典,为此准备了一个节目。


最开始,他们想要滑一个童话,却屡屡不能定下以哪一个作为蓝本。对勇利来说,童话是一种过分脆弱的故事,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、复活节兔子和小牙仙,然而,维克多是个非常忠于浪漫的人。


会为了皮克斯那两把伞的爱情莫名感动的人啊,真是令人难以理解的可爱。


 


899


最后他们决定了一个曾经用过的曲目。


一个完整的、双人演出的,Yuri On Ice。


勇利凝视着那张CD上有些褪色的油性笔字迹,突然说,“这其实也算是一种童话吧?”


“什么?”维克多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
“就像公主恰好遇到了王子,倒霉的人恰好遇到了幸运一样。”


“当然不是了,”维克多大声说,生气的语调让勇利意外地抬起头来,“这不是恰巧,也不是意外,不是那种脆弱的联系钩织成的故事。”


他注视着勇利,一如多年来注视冰场上的他。


“每一个四周跳,勇利都要试过很多次才能成功吧?”他忽然又安静下来,恢复了那种星星挂在夜空中的语气。


“嗯。”


“每一次相遇,也是要经过很多次的失败,才会成功的啊。这样的努力交叠起来,就会变成命中注定了哦。”


 


920


“啊,”


很久以后,勇利突然反应过来,


“当时,你是在跟我表白吗?”


维克多被他气笑了:“勇利真是个迟钝的笨蛋哪。”


 


995


不,有的时候,还是非常敏锐的。


让我们把时间又拨回很久,很久以前。


那时候,他们还没有一起走过那些冬天,甚至,还没有在一起。


 


1000


“勇利就没有过什么一直很想要但是没有得到的东西吗?”


维克多抱着马卡钦,歪着脑袋看向他的学生。


“以前希望少摔一点,快点跳出四周,冰鞋消耗得不要这么快,也不要长高,不要长胖,都自己做到了,”勇利认真地回忆自己经历过的二十多年,“每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这些。”


“是说的东西啊,是可以接触到的东西,”维克多哭笑不得,“你这个样子让你爸爸妈妈怎么办啦,连圣诞老人都不能假装了哦。”


“求而不得,可以接触到的吗?”


勇利沉思了片刻。


“突然发现,我真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。”


他这么回答道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 


1001


勇利笑着说:


“因为,他自己来找我了啊。”














END






祝你生日快乐,希望你永远快乐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59 )
TOP